【顽啤主张】亚洲少见难寻CraftBeer类别

  2020-06-13  阅读 789 views 次 点赞数146
【顽啤主张】亚洲少见难寻CraftBeer类别【顽啤主张】亚洲少见难寻CraftBeer类别【顽啤主张】亚洲少见难寻CraftBeer类别【顽啤主张】亚洲少见难寻CraftBeer类别【顽啤主张】亚洲少见难寻CraftBeer类别

亚洲目前很少Table Beer这“淡如水”类型啤酒供应,除了市场关注率能见度不高,更大原因是大家都比较注重味道较突出类别,既然“淡如水”,不如直接喝水好了?

Mead不是只有单调甜味而已

 

蜜酒,简单说就是以蜜糖发酵的酒,複杂点说是可加入各种食材香料玩出很多味道变化的美酒。

 

蜜酒有低度易喝版,也有高酒精桶陈版本,最基本要点,蜜酒不是只有甜那幺单调,很大程度上,跟Craft Beer一样,可以有各种意料之外味道呈现,更有複杂层次享受。

 

亚洲来说,最先出现小量蜜酒供应的城市是曼谷,近一两年其他亚洲城市比如台湾,香港,新加坡和吉隆坡也开始有人引进一些蜜酒品牌,不过,无论是品牌数量或者是供货量都还只是在处于婴孩学爬地程度,还谈不上学走路阶段。

 

如果问为什幺要喝蜜酒,或者蜜酒有什幺好喝,答案很简单,因为的确很好喝!

 

至于说该怎幺喝或选择好喝的,答案也很简单,如果你喝到的是只有蜜糖泡水那种单调甜味,那基本你还没喝到真正有水準有层次的蜜酒,因为就算只用蜜糖加水加酵母酿的最普通版本传统蜜酒(Traditional mead),高手版本会有不同层次,绝对不会只是感觉像蜜糖水。(如果喝起来只像是蜜糖水,那不如在家自己泡一杯冻蜜糖水就好,干嘛买蜜酒?)

 

Lambic比利时酸啤是宗师级别

 

地利,加上天时,天然发酵果酸啤酒一直是比利时酿酒师的特长,对爱喝酸的啤迷来说,虽然近年一些美国酿坊有不错酸啤出现,欧洲其他城市也有人在做,比利时酸啤毫无疑问的仍是一代宗师级别,至今无人能及。

 

在亚洲,来自比利时酿坊直接供应的天然发酵果酸啤酒很少,这是可以理解现象,Lambic产量原本就供不应求,作为Craft仍起步中市场,酸啤在亚洲市场其实很小,绝对大多数喝过啤酒人们完全想像不到啤酒可以是酸味,就算亚洲喝Craft圈子,可接受或进而喜欢酸啤的喝酒人还只是少数,对不少已经喝Craft一段时间的饮客来说,酸啤乃是一道有点试题,甚至是有点让人却步的心理障碍。

 

目前长期有比利时不同酸啤酿坊直接供应的亚洲城市都在日本,台湾有少量供应,其他城市如香港、曼谷、新加坡也不定期有少量出现,如果你长期住在吉隆坡,那基本只能自求多福。

 

Table Beer有层次的“淡如水”

 

Table Beer,字面上意思很清楚,可以上餐桌,适合一家大小的啤酒。这算是历史说法,因为酒精度很低,可以解渴佐餐,就算午餐时间也不怕。

 

另一个关于Table Beer说法是有酿酒师酿完一轮后,觉得刚用过的麦芽酵母啤酒花可以再循环一次酿造酒体酒精度都很浅的解渴易喝啤酒,的确,这是基本很淡,很浅味啤酒,有点像是酿酒师为了“废物利用”酿来自己喝的解渴易喝酒水。

 

虽那样说,虽然基本只有不超过4至5%酒精度,虽然听起来不太吸引,实际上,高水準Table Beer 绝对是有层次的“淡如水”好喝类别。

 

某些程度来说,重口味啤酒,或是某种味道突出啤酒很容易辨别,也比较容易决定喜好,对只喜欢重口味IPA或stout饮客来说,Table Beer会感觉太平凡,没什幺特点。实际上,这是讲究内敛,考验酿酒师功力的“简单”酒款,有点像煮菜那样,越是简单菜式,越不容易做得出色,与此同时,也考验饮客味蕾鑒赏力。

 

亚洲目前很少这类型啤酒供应,除了市场关注率能见度不高,更大原因是大家都比较注重味道较突出类别,既然“淡如水”,不如直接喝水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