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谈心室》误点

  2020-06-10  阅读 760 views 次 点赞数499

2013年圣诞节前两天,我徘徊在芝加哥机场第三航厦的登机门前,步履蹒跚地在满满的候机室找个位子坐下,全身颤抖地把速食店刚买的热汤放在脚边。心脏因为一阵疯狂的奔跑还没抓到它该有的节奏,但手上拿到新换的登机证,终于让心稍稍喘息。

机场狼狈狂奔  就为那班飞机

赶飞机是很常见的事情,尤其是在大雪纷飞的美国中西部,航班常常延误,就要让乘客们在航厦里拉着行李以跑百米的速度转机。只要一班飞机延误,就会导致整个航空网络如骨牌效应的当机。

这次旅程,因为大雪而导致第一班飞机延误,原本的转机时间从三小时变成零,我要转的飞机就在上一班降落时,在跑道上排队下一个起飞。我不认为会来不及,还是决定赶赶看,一下飞机便狂奔。当然,还是没有赶上。心急如焚加上没命地跑步,一阵剧痛从胃里上升,乾咳不断,晕眩不止。

辗转好不容易找到了负责的航空公司柜台,穿着制服的高雅中年妇人看起来要準备下班了。我一向以女强人自居,不掉泪也不动怒。特别是这种事情,不是客服人员的错,骂他们既没有用,也对他们很不公平。但那或许是我向客服人员唯一的一次崩溃。

我的喉咙因为一阵激烈的乾咳而沙哑,头隐隐作痛,哀求她帮我找最快的一班飞机。这种心急的旅客他们应该见多了,除了礼貌的罐头回应,她没有多说什幺,但静静迅速的作业,不知为何平抚了我的情绪。

最后,她拿了两张登机证给我,说刚好有人取消,我可以补上下一班飞往英国的飞机。「亲爱的,圣诞快乐」,她微笑地说。我满怀感激地跟她道谢,往登机门走去。

成长路上  平行线终于有交集

这是个延误多时的旅程。

九年前,我和他都还是高中生,在团契联合聚会认识。我记得他是个热心服事、像一个小大人般的学弟。多年来,我们甚至都在台北念大学,没有很多的谈话,只偶尔在暑假营会、我们在台北寄居的教会、曾经一起参加的合唱团碰面。

我知道他是个琴艺精湛、多才多艺的人,心中有许多理想抱负,也有成熟的信仰和爱主的家庭,符合我的「理想条件」。虽然不是非常认识,又有上下届不同校的隔阂, 似乎没有什幺机会多聊,但我心里决定,如果有一天他要追我,我会说好。

多年后,我们都离开了那亚热带的小岛,我在美国念博士班,他在英国继续实践他的音乐梦,仍然各过各的生活。2013 年暑假,我放下了学业,决定走回去完成小时候的梦想,考上音乐所,重新开始弹琴,也顺便更新了在 Facebook 的教育状态。

「学姊,所以妳现在正在念音乐?」

那年初秋,他出其不意的寄来一封讯息,很惊讶我改行,我们也就此聊了起来,然后越聊越让人觉得不对劲。我暗示自己过去受慢性暧昧之害不浅,他也很灵通的接收到了。

两週后,我第一次遇到有人跟我告白,而且是问了辅导、爸妈之后,把进入婚姻还有不再联络的两种极端可能性都赌上的那种。我们经过一个月的祷告与向父母徵询同意后,正式开始交往。后来我也发现,高中时只要留长头髮又会弹琴,就会给人留下印象,只歎我是学姊,所以他认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按部就班外的惊喜

我是一个凡事照规矩、按部就班、无比理性的人,甚至对于上帝的工作方式,我潜意识上都有既定的预期。对于感情,我以为应该会有在团契认识一两年,在辅导关心下分开祷告几个月,一起念几本书后开始以婚姻为前提交往,然后接受辅导的持续关心,有问题的时候有辅导介入等程序。

然而,上帝竟然给了个非常网路小说式的开始,不浪漫都不行。但或许对我这种理性、效率至上的人,只有这样不得不浪漫的开始,才可以变成一个像是在谈恋爱的人。我们都开玩笑说,如果别人有一样的故事被我们知道了,我们都会觉得,他们在搞什幺?算是上帝的幽默,将了我们一军。

在美国的基督徒圈圈中常会听到一句话“Don’t put God in a box.”直译就是,别把上帝放在盒子里。我们常常把上帝放在盒子里,预设、限制祂做的事、怎幺做事。另一句谚语“thinking outside the box”要往盒子外想,意思就是要跳脱既有的架构,发挥创意。上帝做事,就常常是在盒子外、我们想不到之处,超乎我们所求所想。

镜头回到芝加哥的候机室,是我要横渡大西洋的旅程,像见笔友般地,去见那个多年不见、后来变成我男朋友的人。

上帝啊!明明高中的时候过个桥就可以到他家,大学坐两个捷运站就到他学校,为什幺偏偏要让我们隔一个大西洋的时候在一起?我会继续等待上帝做新事,模塑我心里的盒子,体贴祂的心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